新闻中心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4月24日报道:非正规教育推动边远乡村幼教发展 ——从张家寨的变化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项目的影响

来源: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公众号 编辑:党委宣传部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5-08 20:00:02 浏览量:

193A3

自2000年以来,教育部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下简称儿基会)合作开展多个项目援助广西发展农村学前教育,在边远乡村先后实施了儿童早期综合发展(IECD)、儿童早期发展(ECD)、儿童早期保育与发展(ECCD)、父母支持儿童(PTC)、爱生幼儿园(CFKG)等多个项目,为促进处境不利的学前儿童获得更好的发展提供了诸多支持。为了保障儿基会项目的实施,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指派广西幼儿师范学校(2009年升格为威尼斯在线注册)和广西区直机关第三幼儿园作为项目工作的技术支持单位,我们得以参加其中,沉浸其中,也成长在其中。在教育部、儿基会、教育厅和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的领导、专家、同行们的指导下,我们组建了项目团队。其中,有固定的负责人(广西项目办设在幼师学校内),还有小分队牵头人(市、县、乡镇、村屯均有)。大家协同联动,每年定期或应需到各个项目县开展活动,与县教育局和当地幼儿园以及志愿者们一起做好项目的实施推进。一条条弯弯山路上,常年行走着一支支“非正规教育”小分队的身影。回首看去,如同一幅长卷图景铺陈开来,众多项目县和项目点鲜活地呈现在眼前。在这里,我们想说说隆林县德峨乡张家寨屯非正规教育点的事。2000年至2008年,儿基会开展了IECD项目,项目分布在广西的隆安县、平果县、隆林各族自治县。其中隆林各族自治县地处云贵高原,远离中心城市,聚居着苗族、壮族、彝族等少数民族,经济非常落后。但是县里高度重视项目的实施,所以,儿基会的项目在隆林各族自治县实施得比较顺利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隆林县根据项目的要求,重点抓了大山深处的德峨乡和猪场乡的早期儿童教育工作,扶持建好乡中心幼儿园,并依托乡中心园将早期儿童的教育向下辐射到村屯。

隆林各族自治县地处深山老林之中,海拔在1000米以上,山高路陡,路况很差,交通很不方便。从南宁到隆林,当时没有高速公路,小车如果顺利的话都要开12个小时以上,从县城到乡下又要4、5个小时。所以项目小分队每次下去帮扶,都要历经千辛万苦。张家寨,位于隆林县德峨乡街场南面大约9公里处,是一个具有民族特色的苗族村寨。寨子坐落于青山石壁之上,整个寨子依山而建,皆是木结构的房子。这个偏远的寨子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情和古朴的原生态,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则无疑是贫瘠和艰苦的地方,在这里办教学点,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种挑战。当时从德峨乡所在地到张家寨屯只有一条勉强可以开手扶拖拉机的山路,所以大家都是坐手扶拖拉机去的,路很不好走,非常颠簸,以至于有的老师干脆骑自行车到屯里,说是骑其实很多路段是扛着车子过去的,但是大家为了项目的实施,每次都是二话不说,说走就走。



IECD项目要求,在乡镇等人口相对比较集中的地方建立幼儿园实施早期儿童教育,在偏远的山寨则设立非正规的早期儿童教育点,并由乡镇幼儿园的教师定期或不定期去组织儿童教学活动。张家寨就设了这样一个非正规的教育点。非正规教育点没有教室课堂,只是借一位老乡家门前的一个晒台开展各种活动,并在门前挂了教学点的牌匾。主人非常乐意支持这个工作,无偿提供场地,一直到项目结束。德峨乡幼儿园每周都派老师到屯里进行一次教育活动,主要形式有讲故事、玩游戏、做手工等。每当我们到来,孩子们非常高兴,寨子里的大人们也很兴奋,乡村里就像过节一样!各家各户把寨子打扫干净,老百姓穿上民族服装,带着孩子聚集到教学点,密密麻麻地围了一圈,看我们的教育活动,甚至直接参与到游戏中,和孩子们一起做手工。教学点是开放式的,孩子和大人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线,老师组织孩子们教学或游戏时,家长们随时可以加入其中。有时候我们的活动推迟了日期,再次开展活动见到村民的时候,他们纷纷说:“老师啊,我们天天盼着你们来哟!你们不来,我们的心有点空空的不习惯。”朴实的百姓、平实的话语、真实的感受,尽在一个“盼”字中。我们的活动不但影响了张家寨的孩子们,还影响到了家长和村民们。山里娃娃接受了教育,山乡老百姓也同时接受了教育。“足以见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项目宗旨的伟大!”当时小分队的成员们纷纷赞叹!

尽管项目周期较长且经费很有限,项目点分散且山高路险,但项目人员心齐,非正规教育并不减质,而且项目不仅仅让孩子获益,还让孩子的家长、村民、参与活动的各部门人员和志愿者等整体都获益。小小的幼教,为边远山区的孩子们提供了学习与发展的机会,促进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转变了村民的观念、思维和习惯,推动乡村形成了崇尚教育、积极上进的良好风气。

下面呈现的6张图,均摄于2004年3月。最后两张图中身穿白色衬衣的男老师是广西第一届男幼师孙如剑,他在隆林县张家寨负责儿基会项目,数十年如一日。

项目结束几年后,2015年,我们应邀到隆林县德峨乡参加苗族跳坡节,听说隆林县已经在张家寨进行了新农村建设,变化很大。活动结束后,我们立马要求去一趟张家寨,因为对那片乡土依然有着化不开的浓情。通往张家寨的二级公路已经修好,顺着公路,转过几道弯,一座崭新的山寨就映入我们的眼中。山还是那座山,寨还是那个寨,建在石头上的房屋还在,但又不是从前那个破旧的样子,眼前的张家寨已经焕然一新。原来,2014年政府将张家寨列入新农村建设实施项目,投入资金着力打造民族风情村寨,先后实施了人畜饮水、房建工程、寨中石板路、环寨步道、木房修缮、电网改造、寨内绿化亮化、农村改厕、观景亭建设、清洁卫生等20多个项目。从下面几张拍摄于2015年的图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出当时张家寨发生的变化。


政府是在保持张家寨原来民族特色建筑的基础上,注重对特色民居的改造和翻修,提升旅游形象,增强群众卫生意识,建设“生态富裕文明和谐新农村”和“活的少数民族博物馆”,把张家寨打造成百色市和隆林县的旅游文化村。

我们急切地去找寻当年实施项目教学活动的那间木屋和小院子。心里反复嘀咕:儿基会项目都完成那么多年了,这次又经过大规模的改造建设,那块项目牌子还会保留吗?我们急匆匆地穿过寨门,超快步登上寨子,直奔心中的思念地。来到木屋门前,不由“哇”地一声喊出来!如下图所示,“德峨乡田坝村张家寨早期教育非正规点”的牌子还是稳稳地钉挂在原来的地方。仔细端详,原来的字已重新漆上红色,墙上的儿童卡通画也重新描上新的色彩,晒台还保持着当年对娃娃们进行早期教育的样子……

看着这一切,心里不由得一阵阵激动!是什么使户主(或者是村委、或者是政府)刻意地保留这块牌子?它在这个小山寨的生活中起到什么作用?它对人们的影响有多大?它在新农村的建设中又起到什么作用?尽管我们知道,张家寨的新农村建设是政府主导实施的,但我们还是执拗地认为,正是儿基会项目的实施推动和我们当年不懈的工作,累积的力量“扎下根”,才产生了动能“向上长”,使得张家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想,再过5年、10年,再到张家寨,这块牌子还在吗?儿基会项目和我们的工作对孩子、家长、村民,乃至山乡的建设发展,还将会有更长久的影响力吗?也许那都不是问题了,因为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儿童早期教育的精神已经深入到了张家寨的乡土里,内化于村民们的生活中,化作了人们的日常劳作、爱幼敬老、尊师重教、敬畏自然、友善利人……张家寨的变化无疑已经证明了这一切。“很怀念当年的工作……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还很激动。”“如果还有需要,我们还是很乐意加入到项目当中。”项目成员的真切表达,亦是儿基会项目精神播种、扎根、发芽、开花、结果……代代传递的生动呈现。

张家寨这一非正规教学点仅是我们众多项目点之一。在这里,我们除了感动,还有感慨:项目之所以有如此成效,得益于项目人员敢想、敢为和持之以恒。总结儿基会项目对边远乡村幼教发展的推动作用,我们的经验和成效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骨干团队成长,使边远乡村幼教“自信自觉”

此文所指“我们”是一个大团队,包括了所有关心支持儿基会项目的领导、专家、同行和各方志愿者,特别是一群热爱和坚守学前教育的老师们。这一团队长年行走于山乡村屯,对项目如数家珍,对农村幼教改变落后面貌勤力驰驱。通过项目实施,我们逐渐帮助乡村幼师、家长和村民认识到,农村处处有资源、田间地头都是学习场、亲子游戏也是一堂好课。“自从儿基会项目告诉了我们这些,山沟里面搞教育有很多法子了,教小孩子自信多啦!”自信增长,也促使专业自觉。隆林县勾元芬、那坡县王利民、平果县冷红杰等幼教专干和孙如剑等非正规教学点的负责人,广西幼师原校长李小邕和杨彦、唐翊宣等老师,自治区示范幼儿园(自有项目以来继广西区三幼之后争先加入教育小分队)如广西教育厅幼儿园(现名广西幼师实验幼儿园)、南宁市直属机关保育院的园长和老师们,这群“一直在线”的人,从个体到团队,在多个层面不断收获成长。如,勾元芬老师连年被评为县级先进教育工作者,多次在省级和国家级会议交流非正规教学点“育儿沙龙”的做法;隆林县教育局也因儿基会项目引领、加强县域农村幼教改革成绩突出被评为全国教育先进县;李淑贤园长主持、唐翊宣老师等共同参与研究的项目“贫困地区幼儿园基于生活体验的社会教育实践与创新”获得2018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杨彦老师作为广西项目办负责人,努力做好统筹和指导,参与了儿基会在广西的所有项目,多次在国内、国际研讨会中发言介绍广西经验,主持的项目“贫困地区学前处境不利儿童非正规教育实践研究”荣获2020年广西基础教育自治区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并被推荐参评2022年国家级成果奖。“面对广阔乡村和天真孩童,个人很渺小,团队强才行,抱团取暖才更有力量。”以儿基会项目为契机,广西幼教骨干团队持续成长,已成为农村幼教发展的中坚力量。

第二,工作机制建设,为边远乡村幼教营造“良好生态”

经过多年实践研究,我们形成了“观念先导-实践带动-扶持发展”的工作思路,我们认识到,应在科学育儿的宣传引导、教育资源的挖掘利用、专业技术的支持引领等方面形成机制,才能保证非正规教育行之有效,更好地帮助贫困地区学前教育获得改进和提升。我们积极探索对贫困地区处境不利的学前儿童开展非正规教育,创建了三种工作机制,以着力解决乡村幼教突出的“三缺”问题。首先,针对“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缺失科学育儿观念,亟须加强宣传引导”的问题,构建“民族民俗化”教育宣传机制,旨在帮助形成科学认知。具体方式为“一讲二唱三绣四演五阅”:“一讲”即系列讲座,“二唱”即传唱山歌,“三绣”即绣花荷包,“四演”即演民间戏,“五阅”即阅读分享(我们书写标语、印发宣传单,尤其是发放教育部门和儿基会赠发的宣传资料,如《孕期保健与新生儿护理》《珍贵的第一年》《1-3岁儿童的照顾》《0-6岁儿童发展的里程碑》《早期儿童营养画册》《生活中的教育》,并入户指导)。一系列活动让科学育儿知识走进县乡村屯千家万户。其次,针对“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缺少教育实践条件,亟须充实本土资源”的问题,构建“一站式中心”实践指导机制,旨在帮助挖掘本土教育资源。“一站式中心”全称为“幼儿教育资源中心”,它是乡村幼教信息站、亲子活动站、幼师加油站,其中的育儿沙龙深受欢迎。最后,针对“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缺乏专业指导引领,亟须支持其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构建“多方协同式”发展支持机制,旨在帮助提高幼教质量。工作机制的建立,使非正规教育良性运作,并与正规教育相辅相成,共同发挥整体性的教育影响作用,为处境不利学前儿童的发展提供了多方支持,为贫困地区公益性学前教育服务探索了新的模式。

第三,敬业专业精神,为边远乡村幼教共塑“美好未来”

回顾儿基会项目的历程,无一不闪耀着敬业专业的精神。教育部姜瑾副司长、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王化敏老师、儿基会项目官员陈学锋老师、华东师范大学周欣老师、深圳市教研员肖湘宁老师等各级领导和专家多次到广西深入实地指导项目实施,使《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和《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精神通过项目落地生根,从“输血”到帮助“造血”助力广西乡村幼教发展。至今,项目团队仍活跃在送教下乡的路上,与更多的山里娃娃们共同塑造“美好未来”。(儿基会项目广西幼师团队   杨彦 李小邕 勾元芬 等)